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凯发-凯发k8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

中美经贸磋商:特朗普想耗多久?能耗多久?

明后两天,中美贸易新一轮谈判将移师上海。

此前,特朗普在G20大阪峰会上突然“变脸”,尤其是亲自在记者会上宣布解除对美国高科技公司售卖给华为的禁令——“科技冷战”曾是特朗普的最高谈判议题之一。

突然让步也引得外界猜测:这一切都是为了2020的总统大选。如果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和财长努钦的谈判团队,能在年底前和中国达成新的经贸协议,那无疑会给特朗普竞选连任加分。

特朗普是不是真的“拖不起”呢?

很巧,当地时间26日,美国二季度经济数据出炉;而就在此前一天,福克斯新闻网公布了第二份2020总统大选民调。

两份数据结合起来看,或许,你能看出这张“经济牌”对于特朗普连任的意义。

美国经济Q2“喜忧参半”

二季度美国经济表现如何?我搜了一下新闻,“大幅下滑”、“不如预期”等等标题都有些混淆视听之嫌(我一直好奇,历史上哪一次大国崛起,是靠唱衰对手的)。新华社用的“喜忧参半”可能更为贴近事实。

我简单来归纳一下这份季度经济数据汇总:

– 美国二季度经济增长速度,放缓至2.1%

但是,这个增速依然比预期的1.8%来的好,说“超预期”并不为过。

当然,这个“放缓”在特朗普看来,却可能是一个“利好”——他推动已久的联储降息,终于有了更多的经济数据依据。

不过,在特朗普对手眼里,这也会是一个很好的选举攻击点:2017年增速2.3%;2018年增速2.9%;2019年第一季度3.1%,第二季度2.1%……特朗普还没有兑现竞选承诺的、3%的经济增速。

– 国内消费增长了4.3%,为二季度经济增长贡献巨大

国内消费对二季度经济增长贡献最大,占七成!一方面反映人们对于经济前景乐观;另一方面,特朗普减税政策也正在对“刺激内需”产生效应。

当然,这个数据还必须得考虑通胀因素,尤其是贸易战带来的关税问题,实际都转嫁到了普通消费者身上。更重要的是,数据并没有显示,这个内需增长里,消费者“卡债”又贡献了多少比例。

– 美国政府支出创下了近十年来增速的新高,5%;

消费债到底多少尚不清楚,但是,美国政府举债的速度确实越来越快了。

美国政府预算赤字

2008年到2011年,美国政府预算赤字曾创下近30年来的峰值,原因就是一场席卷全球的金融海啸。随后,带领美国走出这场危机的奥巴马,把一个健康的美国经济传到了特朗普的手上。

然而,从上表不难看出,入主白宫后,美国政府预算赤字逐年递增。

2019年只过去两个季度,预算赤字已经要逼近2012年金融后期的水平——如果要说二季度数据“喜忧参半”,这个忧就在这两“债”上:“消费债”和“政府债”,两颗“定时炸弹”。

– 出口大跌5.2%,而进口仅仅增加了0.1%

全球市场对于美国货的需求正在锐减,其中,中美贸易战的影响,也在进一步显现其效应——还是那句老话:“战争没有赢家,和平没有输家”。

贸易战/关税战就是一把双刃剑,尤其在高度全球化的今天;贸易战同样带来了美国国内资金,对于经济前景的不确定性——二季度非住宅类投资增速降了0.6%,是2015年来的首次。

经济多大程度影响选情

1992年,克林顿的竞选战略官詹姆斯·卡维尔,为他创造了一句经典口号:“It’s the econmoy, Stupid!”(笨蛋,经济才是关键!),打败了谋求连任的“华盛顿老兵”、声望远高于他的老布什。

1992年如此,2020年也会如此。

不信?我们来看一下福克斯最新的一份民调。

看看这组数字,“特朗普又落后拜登十个百分点!”

是的,福克斯又要挨批了。因为这个系列的总统大选民调,特朗普和这位老友的关系变得起起落落。极度不爽的总统大人,甚至公开向福克斯“撒娇”——“他们对我太残忍了”。

不认同特朗普执政表现的选民,再一次突破了五成(51%)。

如果让选民给特朗普的执政表现打分,除了经济表现,其他没有一项达到了满意的及格分。最惨的是边境安全、朝鲜问题、全民健保以及种族问题——这些就是导致特朗普执政支持度持续低迷的主要原因。

而在领导经济表现方面,特朗普得到了52%的认同,也是近十年来,总统获得的最高支持率。有51%的选民认为美国经济前景向好——上一次超过五成的比例,还要追溯到2001年1月——是的,“911恐怖袭击”发生前,59%。

对特朗普在各议题上表现的认同/不认同/不确定的比例

从目前的民调看,特朗普只剩下一张“经济牌”的优势了。

然而,当被问及“如果特朗普继续执政,或者换民主党入主白宫,经济前景会有什么变化”时,39%的选民认为,继续让特朗普执政经济可能会更糟,而多数选民的态度是,“无差别”。

那么,如果美国经济保持良好的势头,或者美国经济在明年出现衰退迹象,2020大选的结果,又会发生什么样的改变呢?

我们来看一个“沙盘推演”——经济对2020大选的结果,会有多大的影响——由于篇幅原因,这里只展示这两种情况的结果。

如果经济保持良好的势头,特朗普在538张选举人票中,可能拿下328张从而赢得大选;如果在剩下的16个月中,美国经济出现衰退,那么,结果正好相反,民主党将拿下339张选举人票。

再说一次,美国不是普选制,而是选举人制。个别州就可能决定大选的最终结果,最终的胜利者,都不需要赢得普选票。因此,我们需要再看一下政治版图上的颜色分布(注:红色代表共和党,蓝色代表民主党)。

美国国内经济情况的差异,将会直接影响选情的州包括:内华达州、亚利桑那州、佛罗里达州、宾夕法尼亚州、密歇根州、艾奥瓦州、威斯康星州、俄亥俄州、明尼苏达州以及北卡罗莱纳州——这份名单里,不仅包括了历届选举中足以左右最后选举结果的“摇摆州”俄亥俄和艾奥瓦;更是涵盖了美国经济上著名的“铁锈带”——2016年,这里的选民曾是送特朗普入主白宫的重要力量;2020年,他们需要特朗普兑现承诺了。

特朗普“铤而走险”

特朗普输不起,民主党也未必赢。

2020的民主党,也已不是1992年的克林顿了。在多份民调的经济议题上,民主党不得分,其实是有原因的。

过去在经济议题上,民主党的选举策略是制造“阶级矛盾”——反对共和党所代表的、“为富人追求利益”的政治实质。

然而,2020年的选举,民主党人自己改变了“语言体系”:他们不仅提出对富人实质性增税,还把社会“不平等根源”的讨论,引向了对资本主义本质的检讨,甚至要求对现代公司治理进行修改,以便给予工人更大的发言权。

这些立场在美国是危险的,几乎是在“做球”给特朗普打。

因为他在三年前,就曾这样总结过民主党的立场:

“如果你唯一可以选择的岗位,不是沃尔玛就是亚马逊运营中心,那么,几乎任何人都可以找到工作的事实,并不值得庆祝”。

特朗普同时警告选民,民主党构建的这种社会体系,才是会真正地带来“剥夺感”的——事实已经证明,这种宣传解释“行之有效”。

这就是特朗普的选举策略,他的选票就是美国中下层白人的“剥夺感”和愤怒的“温度计”。

还记得两周前,特朗普挑起的种族问题么——“如果你们在这里不高兴,你们可以离开!”

虽然特朗普矢口否认,曾对四名少数族裔女性众议员说过这样的话,但是,在推特上,他却公开把她们称为“四人团伙”,并不断通过种族话题来引战。

对此,民主党、美国左派媒体、甚至共和党内都有人站出来,批评特朗普是“白人民粹主义者”。

而福克斯的民调也显示,特朗普在“是否尊重少数族裔”的议题上,支持度已经跌到了“公愤”的程度。

对于这些特朗普在乎么?NO!

他的回答是:“我一点不担心,因为很多人认同我。我的意思是他们要不喜欢就可以离开这个国家,但我没说,永远别回来”。

“Send Her Back!”(“把她送回去”)成了特朗普竞选集会上最新的口号。更出人意料的是,特朗普在党内的支持率随即出现了上升……

古今中外,钱、经济和种族或者族群,一直是在选举中被操弄最多的话题。

特朗普铤而走险地去点火,真正的目的是要另辟战场;而这个战场不仅能将媒体的焦点,从对他执政能力的审视上转移开,更有助于自己巩固“铁粉”,从而在2020实现连任。

民主政治变成“选票政治”,其实是一种悲哀。

Copyright © 2018 凯发凯发-凯发k8官方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